:::主要內容區塊

衛武營本事

一場追求夢想的身體書寫|高雄衛武營「鈕扣*New Choreographer計畫」成功

一場追求夢想的身體書寫|高雄衛武營「鈕扣*New Choreographer計畫」成功

三位舞者彩排合照

 

簡麟懿的《囚》,如行者與身影框架的拉扯;田采薇與德國舞者Jan Möllmer《The Man》,再現了一室兩人矛盾的肢體張力;洪綵希《藍鬍子》則來自紐約時期最艱困的內心寫照;導演周東彥《漫遊此刻》,集結四人共同創作,最後下了一個當代生活與數位劇場的嶄新詮釋...

上週「紐扣*New Choreographer計畫」六場工作坊和兩場演出後,成功結束港都巡迴。邁入第六年的鈕扣計畫高雄場由衛武營第一次主辦,有德國碧娜.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(Tanztheater Wuppertal)舞者-田采薇、紐約Abarukas當代舞團舞者-洪綵希、日本Noism無設限舞團簡麟懿等臺灣旅外舞者,和新銳劇場影像藝術家周東彥共同創作的舞碼,吸引南臺灣的觀眾和舞者家人支持觀賞,現場座位幾乎爆滿,好評掌聲不斷。

首支舞蹈是簡麟懿的《囚》,他身著潔白如修行者般的棉紗服,以單腳禪修的站姿浮現在沉靜的黑闇微光中,肢體與身影隨著節奏舞動產生了內在性的對話,與影子的互動設計更是讓人驚艷。他表示:「《囚》中,在燈光投射的框框中跳舞,希望能擴大框架,更希望自己能跳脫出去。」似乎傳達了他決定離開舞團,面對下一段旅程的心境。

觀眾的掌聲

身為高雄小孩的簡麟懿,談起當初學舞的開始,是賣麵的父親把妹妹和他一起送去舞蹈教室,一跳就跳到大學畢業、跳到海外舞團。但是「在日本跳舞時,無論自己跳得再好,觀眾的掌聲是給舞團的,其實也很希望掌聲跟安可是專屬於自己的,這次回到故鄉跳舞,家人與朋友就有機會來看看他的演出。」簡麟懿既期待又興奮地說。

彩排時的簡麟懿

田采薇與德國舞者Jan Möllmer則為台灣觀眾帶來《The Man》舞劇:一架電話、一把熨斗、兩件大衣、兩支香菸、無數的響鈴,和有形無形的室內擺設,配合兩人成熟的肢體動作、完整的編舞、魔術的橋段,隨著節奏律動,展演一室兩人交錯而矛盾的關係,她說:「《The Man》是由Jan Möllmer的solo發展而來的,這支舞的短版本在國外參加了許多的編舞比賽,獲得不錯的佳績。」

洪綵希獨舞《藍鬍子》靈感來自她在紐約最艱困時期的內心寫照。從黑衣換上彩衫,兩種節奏,展現動靜、快慢,和年輕靈活的肢體。她說「自大學期間,就打算出國看看外面的世界,吸收「連畢業典禮都沒參加就毅然決然的到澳洲跳舞,本來去紐約是單純想觀光,偶然遇到舞團在徵選,參加後就考上了,留在紐約跳舞圓夢。

洪綵希獨舞《藍鬍子》

除了三位「鈕扣」的個人舞作外,「狠劇場」導演周東彥共同創作的《漫遊此刻》一併呈現,探索現代人與手機之間既親密又疏離的情感,現場如一齣電影實錄,嘗試結合舞者肢體互動的設計,是當代數位藝術劇場嶄新的體現。

「紐扣*New Choreographer計畫」由何曉玫老師發起,是個讓臺灣囝仔回家跳舞的計畫,邀請旅外傑出舞者,回國逐年創作與演出,並交換國際經驗,今年高雄場由MeimageDance舞團與高雄衛武營主辦。她也前來為舞者打氣。衛武營矢志成為南方藝術力的補給站,搭建舞者回家的橋樑,厚植南方藝術人才培育平台。

 

 

關閉視窗

親愛的青年卡會員您好,
恭喜您符合會員續期免費續卡資格!

請於前上傳在學證明文件,申請會員免費續期,逾期未上傳申請等同放棄資格。